上海人眼里的老建筑,可能就是西安人眼里的老城墙吧【2014年文章】

最近还是想多写写文章,突然回忆起以前写的东西,看看以前还会东看西看抄写东西出来,最近写的一篇文章一点也没有感觉,翻看老文决定发出来…

    精致的生活,小资的情调,各式各样各种风格的Pub和Bar,各种国家的餐厅,以及永远暧昧着的夜,令人沉醉。夜上海,空气中总是弥漫着熟悉不熟悉的香水味,飘荡着能听懂不能听懂的吴侬软语,街道上随处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和警灯,无法割舍。
在上海,你很少能遇见闷了一瓶二锅头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哥们身上”的豪气,却总是会碰到虽斤斤计较但又尊重契约精神的普通人;你也很少会碰到与公司不抛弃不放弃的忠诚创业元老却总是能招募到干一天就选择尊重一天自己职业素养的小职员;你可能会不舒服会不爽,因为上海条条框框太多,却也总能享受到规则约束下的生活便利;只因,这是一个讲究经济利益、商业规则、比较冷静理性的城市,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却能让大多数人在规则下生存。
作为一个来上海工作一年多的硬盘来说…(硬盘起源于拼音“WD”(外地),与硬盘品牌“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简写一样。)
上海是否爱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爱上海,也许只是因为这里有了我喜欢的人。
也就是这么的巧….也就是这么的快…
毕业的这一年算是体会颇多,也是我觉得收获最多、最宝贵、最不后悔的一年。
很喜欢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演讲中的一段话
「你在向前展望的时候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只能在回顾的时候将点点滴滴串连起来。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勇气、目的、生命、因缘。这样做从没让我的希望落空过,只是让我的生命更加地与众不同而已。」
“相信青春,所以越爱越深,但必须爱。勇于牺牲,所以死去活来,但必须来。从低谷翻越山巅,就能找到云淡风轻的庭院。总有一天,你的脚下满山梯田,沿途汗水盛开。想要满屋子安宁,就得丢下自己的骸骨,路过一万场美景。”
西安是一种情怀,一种无法抹去的情怀。据说余秋雨写《文化苦旅》,写了好多地方,然而独独绕开了西安。有记者问起他来为什么,他只说了一句:「西安不是一个随便就可以写的城市。」这座城市在没有雾霾的时候,真的很美。站在楼上,远眺秦岭,像画一般。
不忆太行,却忆长安。城墙能够给我的安稳感,尽管被称为贼城之一、空气时常像帝都一样糟糕、城市交通还没有像帝都一样发达的无与伦比、陕普也听起来“土里土气”的。但我和我的故友们,在离开那座城之后,心底会多了一份想念。

 

打赏

About the author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