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边形战士

六边形战士[注释1]的梗来自马龙

Neo: “还是我们俩先打吧,他是个六边形战士”

我:”额...好吧你们先打“

“怎么都没见你打过球” 熟悉的保安问我到,我没想到中午他也会抽空在这打台球,(我们公司把乒乓球台和桌球台放在一个运动室里了)我说:”我以前是校队的,很难遇到合适的,一个人打球没意思” “真的假的?” “真的,骗你干嘛?”

“我可真没凡尔赛,在业余里面算专业的”

这是我时隔七八年第二次拿起球拍了,你要问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也是在公司,陪同事打了一会儿,拿起球拍的那刻,我仿佛又回到大学练球的体育馆,又好像是高中的操场,也会联想到儿时运动广场的球案边。“来,随便打两把” 我说,然后拿起球...

又是熟悉的乒乓球在球网间来回跳动的声音...

中国人真从来不缺打乒乓球的,更不缺打的好的,因为乒乓外交打下的基础,导致九十年代乒乓球案真的是哪里都见得到,即使再穷的学校也会有个石台的乒乓球案,当然我从小到大的学校里也没缺少过,好像是我在小学的时候,老爹在某天晚上下班回家,手里拿了一只球拍和一颗乒乓球,他告诉了我颠球、和对墙打练习,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是一款红双喜的握持感很好的小刀板(一面反胶,一面低板)[注释2]。这块拍子一直陪我到大学,直到我把它打开胶,胶皮都碎掉为止,在此之前我都一直用,顺手的永远是最好的,毕竟这个球拍我用了十年了。

每次拿起球拍还是会有心动的感觉,打起球来又发现生疏了好多,打上几局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但是往往真的很难遇到对手,也只能当作陪练和同事朋友打打开心,真的是怀念打到热血的感觉,打球也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改变了原先相对比较内向的性格,对我影响深远。

工作和城市真的改变了很多,一直觉得上海是一个没得归属感的城市,可能是扼杀打工人爱好的地方, 大家都匆匆忙忙,不过话说回来说到爱好,想起来 自己还有一个又菜瘾又大的爱好,吉他,当初是大学为了泡妞才学的,后来觉得特别有趣,就一路坚持,不过手指的茧现在也没有了,真的很久都没拿起过来,谱子估计也记不起来了,哎,真的都不知道时间用在哪里了。

[注释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vW411y73w
[注释2]:横拍(shakehand grip):又称刀板、负手板,起源于欧洲,为最早出现且最常见的握拍类型,尤其在职业选手中,横拍握法占九成以上。
反胶:胶皮平坦的一面朝外,以接触球体。由于胶皮能与球接触时,能透过形变增加与球的接触面积,因此球手可以容易施力产生强烈旋转.
正胶:俗称短颗粒,又根据胶质是否硫化的不同,分为生胶与熟胶,生胶的短颗粒通常颗粒大小较大,又称中颗粒。
长胶:俗称长颗粒。